当前位置:四川旅游>>中国旅游>>中国旅游资讯>>正文

杭州,天下共此浪漫

发布时间:2005-08-23 信息类别:国内旅游-中国旅游资讯
  杭州的浪漫是骨子里的

 初春无疑是最好的时节

 断桥也当然是最理想的入口

  而西湖柳树上那点点嫩绿

  最让人心生无限温柔

  就这样走进了西湖

  走进了杭州简简单单的浪漫之中

  浪漫之树:爱人的发丝

    3月应到西湖看柳。“不观西湖勿谈柳。”日本汉学家青木正儿说西湖的基调是杨柳,我想他说的是正确的。明画家李流芳站在断桥一望就几乎魂销欲死,看到的肯定也是白堤上的如烟新柳吧?3月正是满西湖边“一树杨柳一树桃”地红绿争艳之时,走在白堤上,湖水轻舔着脚边的堤岸,盈盈绿柳如烟如雾,如丝如缕,透过袅娜柳丝眺望西湖,雾霭弥漫,渐远渐淡。

  西湖柳之最当在“柳浪闻莺”,明《西湖游览志》最早记载这个西湖十景之一:“聚景园,今惟柳桥尚存,世称柳浪闻莺者是也。”在这个前身为南宋皇家花园的公园内,枝枝翠柳远望如少女浣纱,这柳因而有了一个很好听的名字“浣纱柳”,更有悦耳的莺啼声撩人遐想。

  前几日带三岁的儿子去那里玩,回来他摸着母亲的长发说妈妈的头发是“柳浪闻莺”,不禁让我想起散文家陆蠡说的一句话:“爱人的发丝好像是森林,里面永远是和煦阴翳。”难怪宋代尹廷高要在词中说:“一钩残月莺呼梦,诗在烟光柳色间。”

  浪漫之举:万人扶柳  

编 号: 885587    
摄影作者:   
文件名:hghfgh.jpg  
文件大小:46K  
高 X 宽:234 X 350  
说明:hghfgh.jpg

  作为爱情之都的西湖有着太多的爱情故事,而这些爱情故事几乎都与柳有关。《牡丹亭》中,杜丽娘与柳梦梅一梦幽欢,有生死之约。在丽娘回生之后,两人从南安同到苏堤之畔定居,并在门前种下一梅一柳作为标记;《红梅记》中,李慧娘乘坐官家画舫,被小舟遥遥跟踪,来到苏堤,舟中少年裴禹,以琴挑引,而慧娘则“借乱柳深藏情万种”;还有白娘子与小青避雨于白堤柳下,遇到了一个叫许仙的杭州男人,爱爱恨恨地成了柳中女子。

  杭州人大约因之对柳特别垂爱。唐时白居易在白堤上隔株杨柳隔株桃;宋苏东坡浚湖筑堤,又在2.8公里的长堤两边种上桃树和柳树;明正德三年,郡守杨孟瑛增益苏堤,建里六桥,列种万柳。据说杨孟瑛上任时,西湖被富豪霸占去十之八九。但杨孟瑛力排众议,花了五年时间,动用民夫8000人,拆毁田亩3481亩,疏浚西湖,并修筑成凌波倚山,敞开胸怀的杨公堤。

  杨公堤位于西湖之西,清代之前是与苏堤、白堤齐名的西湖三大堤之一。后由于西湖淤浅,杨公堤西边逐步成为桑田,最终废去,更名为西山路。去年杭州人扩建西湖,终于得以恢复全长3.4公里,宽22米的杨公堤和36处人文景观。如今走在杨公堤上,堤西的水塘芦荡犹如串串珍珠,有水鸟轻掠;芦苇摇曳处,村郭掩映,弱柳轻扬。又是一个风花雪月的去处。

  关于杭州人对柳的热爱,印象最深切的却是早年的一件事:某个秋天的夜里,一场强台风,刮倒了西湖边千百棵粗大的柳树。第二天一大早,杭州市万人空巷,男女老少不约而同来到西湖边扶柳。那场面,让许多外地游客动容;这件事,也一度成为全国的新闻。

  杭州是个休闲的城市,半个城市都是名动天下的西湖,你要让杭州人不享受也难,更何况西湖边还有在风中、雨中、阳光下、月色下轻柔优雅地摇动的柳。杭州人喜欢在节假日围在湖边喝茶,看湖面上舟来舟往,痴坐发呆;在柳树下或坐或躺,在春风里接受柳浪的轻拂,慵懒欲醉。于是,忧伤的人在这景致中得到了明媚,忙碌的人卸下了重负,失意的人走出了消沉……而更多的人,在这里得到了爱情。

  浪漫之地:西溪且留下

编 号: 885597    
摄影作者:   
文件名:ytyrtytry.jpg  
文件大小:41K  
高 X 宽:263 X 350  
说明:ytyrtytry.jpg

  在蒋村水产市场边的码头上坐船进入西溪,船从野荷和浮萍中划出一条水路,船过后,河面又被浮萍淹没。极目四望,只见两岸芦苇丛生,水草茂密,弯弯的河道就这样曲曲折折地通向幽静的远方。远处洲渚上,有白鹭或灰鹭栖息,三五成群优雅散步,遇游船惊扰,便腾空而起,从芦苇丛上掠过,复停在不远处的草丛之中。

  春日到西溪踏青,一直是杭州人的传统。“虽无弱水三千里,不是仙人不到来。”一千多年前,宋高宗赵构看到了小桥流水、芦花似雪的西溪美景,遂曰:“西溪且留下。”

  西溪且留下。

编 号: 885572    
摄影作者:   
文件名:hgfhghda.jpg  
文件大小:39K  
高 X 宽:266 X 350  
说明:hgfhghda.jpg

  西溪最有名的当然是芦苇,正是因为有了近200亩(最多时有300亩之多)的芦苇才有了西溪秋雪,才有了秋雪庵。杭州人想恢复这旧日的景致,于是六年前开始不遗余力地做着一件看似简单的事:动员西溪当地的农民在自家的荒地上重新种上芦苇,并许诺给予每亩250元的补偿。

编 号: 885582    
摄影作者:   
文件名:20896_1078400922.jpg  
文件大小:40K  
高 X 宽:267 X 200  
说明:20896_1078400922.jpg  西溪以水见长,让西溪的河水回复清澈是所有人的梦想。和其他的蒋村农民一样,李土根也为这个梦想作出了巨大的牺牲。在去年1曰1日生猪禁养以前,李老伯家一年要养近300头猪,以每头猪最低250元计算,年净收入达六万多元。现在,生猪不能养了,李老伯几乎就没了经济收入,原本和他一起养猪的女婿也只好外出打工,收入比以前减少了3/4。

  蒋村乡的这个生猪禁养规定是忍痛作出的。蒋村的人口只有一两万,但年养猪却有七万多头。乡党委书记单金华说,养一头猪对大气和水体的污染相当于七个人,所以乡里是下了大决心的,仅此一项,全乡就减少近5000万元的经济收入。

  现在到西溪游玩已经不会再闻到什么异味,有的只是泥土的清香和河水淡淡的腥气,河水也比以前清澈了许多。据说杭州市还有个将被细化并实施的方案:把钱塘江的水引入西溪。到那时候,西溪湿地白色的芦花将大片大片开遍荡漾的碧水之上。

  浪漫之人:今朝散发弄扁舟

编 号: 885592    
摄影作者:   
文件名:hghdftr.jpg  
文件大小:39K  
高 X 宽:215 X 350  
说明:hghdftr.jpg

  “半亩方塘一鉴开,天光云影共徘徊。”西溪的百年柿树、万年池塘留下了无数人的梦想,但没有人像朱洲平那样在西溪一留就是十年。

  他沉在西溪的清晨和黄昏,拍摄西溪的四季之美。他甚至在蒋村乡龙章村的一个四面环水的孤岛上租了一间民房,买了一条小船,养一只狼狗为伴,在西溪过上了半隐居的生活。

  在许多个阳光灿烂或细雨霏霏的日子里,他把小船咿咿呀呀地划到风光旖旎的南漳湖,划到芦苇荡里,对他来说,西溪唯美且充满了野趣。他用镜头捕捉了西溪瞬息万变的美丽,捕捉了西溪人的生活和劳作,也捕捉了自己稍纵即逝的心情。